归去来 全50集

主演:
唐嫣罗晋于济玮许龄月王天辰马程程
导演:
刘江
类型:
电视剧 言情青春
地区:
内地
年份:
2018
归去来 第1集
四年前,本科新生一进清华,宁鸣爱上经济管理学院女神缪盈。不幸的是,缪盈高不可攀。宁鸣开始暗恋,缪盈吹陶笛,宁鸣也去学吹;缪盈喜欢攀冰,宁鸣就挤进清华登山队。在西藏绒布冰川,两人因为坠冰,无限靠近;跨年夜,宁鸣用大屏幕匿名示爱,成为一个不朽的传说;宁鸣攒了三年勇气,想在毕业季表白,却因撞见缪盈青梅竹马的书澈,放弃。从此,宁鸣和缪盈,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各奔东西。他对她刻骨铭心的暗恋,止于唇齿,掩于岁月。宁鸣以最快速度搬离学校,缪盈也以最快速度订票出国,不约而同都把流连压缩到最短。出国前一天,缪盈为自己主动去找宁鸣,可宁鸣还是把爱烂在心里。直到缪盈前往机场,宁鸣倒数着她离开的时刻,才扔下正在进行的面试,向机场狂奔!这也许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次撒欢!但撒得再欢,也只是在机场远远目送。
归去来 第2集
书澈挂念被送往医院的缪盈,心急如焚,拉着萧清冲上开往医院的高速路,浑然不觉已经超速,直到警笛大作,警车紧追,扬声器命令书澈路边停车,他才惊觉自己违章了。书澈停车,趁警察没赶到,问萧清是否有驾照并拜托萧清,告诉警察说是你开车,不是我,这样最多就是罚款,一切罚款由我承担。书澈解释说因为他驾照前不久被吊销,还没来得及去缴纳罚款和申请复照,一旦被警察发现他无照驾驶,罪加一等,恐怕就不是罚款的简单处罚了,搞不好被诉上庭,乃至入监。俩人正掰扯,美国警察赶到,万万没想到——警察大叔操一口东北话,说: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这位大哥,我现在以超速,无照驾驶,诱使他人顶包三项罪名对你提出指控,予以逮捕;这位大姐,你有义务向警方提供证词。说完掏出手枪对准书澈,摊上大事儿了。
归去来 第3集
胖姑娘名叫绿卡,拜见成伟时自称儿媳,成伟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儿媳横眉冷对,问你和成然什么时候结的婚?半年前。双方自愿吗?卡拿出婚姻证明,白纸黑字,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不容置疑。成伟没客气:你是看上我家产了吧?绿卡报以呵呵:公公您想多了,你家有的,我家都有;你家没有的,我家还有。成伟杀到成然病房,儿子一见老爸,双膝着地长跪不起,解释自己是商婚!女方为获得绿卡,支付酬金假结婚。成伟百思不解:一个商业巨子的富二代,为商婚就把自己卖了?成然委屈哭诉:都是父亲经济制裁惹得祸。
归去来 第4集
成伟示意属下向书澈案警察行贿,未果,此时进门的康律师带来一个突破性进展:有人听公路巡警自己说中文水平并不高,不确定自己在现场完全听懂了两人的谈话。并表示萧清是左右法官判决的关键点,暗示成伟找萧清翻供。成伟派汪特助找到萧清,希望她能在法庭翻供,承诺为萧清缴清三年学费,被萧清拒绝。成伟无奈,又让缪莹出面找萧清帮忙,萧清出于人情答应。康律师和书澈缪莹讨论庭审情况,告诉书澈,萧清已经答应翻供,并会以由于英文程度不够好,没听懂警察问题为解释。离开律所后,书澈向缪莹说出他多年的心结:6年前,他无照驾驶撞了一个女生,车祸现场惨烈,司机让他赶紧离开,父母为保全书澈,让司机帮他顶罪,并做好一切善后工作。当书澈对这种行为提出质疑时,书望告诉他:常人犯错,损失的是自由和钱;但如果你不是一个常人,除了自由和钱,还会损失一样常人没有的东西——名望。自由和钱受损,毁不了一个人;但名望受损,会输掉整个人生。
归去来 第5集
康律师再次和缪莹书澈坐在一起,进行开庭前的最后演习,书澈的思绪又飘到六年前车祸的民事调解庭现场,缪盈看出他心不在焉。在离开律所后,缪盈询问书澈原因,书澈告诉缪盈他在车祸之后的每年假期,都会去那个被撞女孩的家附近转,一直到她出嫁那天。她嫁给了一个聋哑人,脸上挂着所有婚礼上的女孩都有的幸福笑容,书澈认为如果不是自己犯错,她会比现在更开心更幸福。缪盈开解书澈,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但书澈认为,人心中关于对错的定义永远在那里。"怎么做是对?怎么做是应该?"书澈问出这样的问题,缪盈认为这两个是一回事,应该做的就是对的。但书澈却说这两件事往往是南辕北辙,该做的不一定对,对的未必该做。
归去来 第6集
缪莹察觉成伟态度暧昧,在书澈走后找成伟谈心。成伟表示希望他们晚两年结婚但却不能说出真实原因,只告诉缪盈现在不是最合适的时机,而结婚也并不只是两个人的事,他提醒缪盈要认清自己的身份,看清从出生就背负的家族使命,因为不是平常人的孩子,所以没有平常人的自由。缪莹知道这并不是真正原因,离开别墅去找书澈。缪盈进门时书澈正和父母打电话谈结婚的事,书望因书澈每次做重大决定前都不与父母沟通而生气,指责书澈隐瞒被起诉被庭审的事情,还一意孤行的认罪留下案底,而书澈认为自己在做对的事情,书望认为书澈这是为了摆脱自己,坚持所谓的个性独立和自我实现,但一切不建立在经济独立上的个性独立都是扯淡,并明确表示不同意书澈现在结婚。
归去来 第7集
萧清多日联系不上父母,终于联系上父亲时,发现父亲对母亲的事情有所隐瞒,转而联系小姨,得知母亲一周前车祸住院,还在ICU,至今未醒,萧清表示自己要回去照顾母亲,而小姨说现在正是用钱之时,需要避免不必要的花销,希望萧清安心念书。萧清泪流满面。缪莹和书澈接到书澈妈,书澈问母亲这次来的目的,书澈妈表示因为两个人突然说要结婚,她必须来一趟。书澈以为母亲是要来阻止他俩结婚,书澈妈却意外的说自己不反对他们两人结婚,于是缪莹提议书澈妈与成伟见面。萧清找安德森教授询问申请休学程序,告诉他家里发生的事情,但安德森教授希望萧清再慎重考虑休学的决定,如果休学超过5个月,就算做退学,学校将不再保留学籍,如果再想回来学习,就要按照新生方式重新申请入学。
归去来 第8集
萧清下定决心准备回国,她拒绝接听父亲的电话,并对安德森教授进行告别,打算回国再寄回休学证明。安德森教授同情萧清的处境,希望萧清不要太着急回国。萧清表示自己想尽快回国。回到家的萧清与莫妮卡聊天,说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并向她倾诉了自己家里的情况,莫妮卡告诉萧清要换个角度看这个事情,有家可以牵挂是件好事。答应了书澈请求的缪盈,来到书澈妈住的酒店之后,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父亲成伟正与书澈妈在一起,缪盈不敢多想,只能告诉书澈自己今天有事陪不了阿姨了,书澈表示没关系。在房中,书澈妈交代成伟要解决丈夫的小三,不然很危险。而成伟告诉书澈妈放宽心,小三的问题他自会处理。同时,两人商量如何能够让书澈和缪盈不在当下结婚,成伟想出一个办法:在必要的时候,他会告诉缪盈原因,而以缪盈的性格,一定会又所犹豫。
归去来 第9集
萧清接到父亲何晏的视频电话,何晏告诉萧清,萧云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而且已经醒来了。萧清从视频中看到母亲艰难地用左手在纸上写下:我们一起加油!从来没有因为辛苦流过眼泪的萧清,在这一刻,哭了。视频通话里,萧清告诉父亲自己决定留下,继续完成学业,让何晏专心照顾萧妈,不要再为她的生活费发愁,她自己可以在这边打工。何晏对女儿满怀愧疚,说他这辈子面对层出不穷的金钱诱惑,第一次感到软弱,一伸手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萧清告诉何晏,正是因为这件事让她清楚地了解到自己父亲是多么清廉的检察官,她为自己有这么一个父亲感到骄傲。父女相互勉励对方,一起加油。身在北京的码农宁鸣,每天被匆匆的时间和海量的编程推着,身不由己地滑行在平凡的轨道上,生活一成不变,爱情一潭死水。直到有次在大学里偶遇缪盈以前的大学闺蜜在拍祝福视频,他才知道:他一时一刻也没有淡忘缪盈。宁鸣随即做出了决定——通过缪盈闺蜜的手机定位到了缪盈在美国的位置。他申请了美签,用仅有的一点存款,买了机票,飞往旧金山。从思考,决定,出发,宁鸣没有一秒理性可言,他
归去来 第10集
面对父亲道出的真相,缪盈思考了良久,彻夜未眠。第二天早上,缪盈还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门。在民政厅的门口,她远远地望见书澈捧着一束花满心欢心地等待着自己,缪盈望而却步,最终没有出现在书澈面前。而一切,全落在了来找缪盈的宁鸣的眼中。宁鸣一路跟随着落跑的缪盈,来到书澈求婚的海滩,看见她站在那里失声痛哭,宁鸣内心也不是滋味。缪盈身心疲惫痛苦不堪,无助又无力让人很难受,她不知道如何向书澈解释,她无法告诉他真相:父辈的利益捆绑是股不可逆转,不容反抗的力量,这股力量不容许他们现在结婚,而她,无从选择。在民政厅门口的书澈已经等了缪盈很久,他打了电话给缪盈发现缪盈手机关机后感觉到不对,正准备动身去缪盈家,就碰见了成然绿卡等准备庆祝两人结婚一行人,才知道缪盈今早很早就出来了。大家分头去找缪盈。书澈一人找遍所有可能的地方,不见缪盈踪影,他不理解为什么缪盈要在两人领证前落跑,之前她明明欣然答应结婚。大家都没有缪盈的消息,书澈非常沮丧,书妈和成伟安慰书澈。缪盈开车来到一个小旅馆,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关掉了手机。
归去来 第11集
晚上,宁鸣跟着缪盈来到了一家酒吧。缪盈内心非常痛苦,借酒消愁。醉酒的她碰到对她意图不轨的流氓,酒吧小哥发现了端倪。宁鸣在一旁守护着她,及时打退了对她心生歹念的流氓,将醉酒昏睡的她送回了酒店房间。第二天早上,缪盈在恍惚间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酒店,想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自己是如何回到酒店的。前台工作人员从这几天观察宁鸣的动态,发现宁鸣的确不是坏人,选择帮助宁鸣向缪盈隐瞒了他的出现。
归去来 第12集
缪盈和成伟谈论婚姻爱情,缪盈认为一旦书澈知道这些,就会怀疑两人的爱情不再纯粹或是从未纯粹过,成伟却说感情的长久是靠双方的利益互惠,而现在他的所做会让书,成两家及书澈缪盈的关系更牢固。书澈问书澈妈是不是他们暗中给了缪盈压力,书澈妈否认,可书澈想不通为什么缪盈会做落跑新娘,总觉得她隐瞒了什么。书澈妈说男女思维方式不同,可能只是缪盈突如其来的情绪难以消化,她从来没怀疑缪盈对书澈的爱,也觉得婚姻延期不关乎原则问题。
归去来 第13集
书澈找到了宁鸣,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几天前缪盈住的旅馆。宁鸣向书澈坦白自己跟踪了逃婚的缪盈,但与缪盈连面都没见过,以及自己来到美国的原因和对缪盈的感情。宁鸣坦荡而真诚地向书澈解释他对缪盈的爱,他的爱情观十分感人,他觉得不以占有为目的的爱,就不会因为失去而痛苦,只会因爱而快乐。美国之行,他见到了缪盈,也就够了,是时候该回国了,与缪盈的一切告别。书澈被宁鸣"我爱你但与你无关"的理论打动了,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缪盈的感情,比解释逃婚的原因更重要。他迫切地到商学院找到了缪盈,两人拥抱,冰释前嫌。而在机场准备登机的宁鸣,突然回头,离开机场,留在了旧金山。宁鸣打算继续留在美国,但是需要找到住的地方。他沿街寻找,来到了一家"日昌旅馆",黎老板是中国人,宁鸣就先住了下来。晚上,他告诉了自己的上司暂且还无法回国,上司生气地辞退了宁鸣。同时,他也告诉父母还要在美国留下来一段时间,让父母放心,自己最近挺好。而现实情况是他是旅游签证,他只能去找一份黑工,这样才能在美国生活下去。准备退房的宁鸣正好碰见酒店的中国老板
归去来 第14集
萧清想向书澈解释校内工的事情,书澈认为这并不重要。萧清又找到安德森教授,希望能将这份校内工归还给劳拉,即使安德森教授向她解释原本和劳拉的合约就已经到期,他只是把这份工作给了更需要的人,萧清依然坚持辞职。安德森教授提醒萧清不要找有风险的校外黑工,并表示会在下一学年帮她留意法律相关的工作职位。萧清告诉凯瑟琳和劳拉自己辞去了校内工,也解释了为什么自己在安德森教授的办公室哭,劳拉重新得到了校内工。萧清以德报怨的行为让劳拉对她刮目相看。宁鸣开始在日昌旅馆的黑工生活,黎老板强调了提醒"Time is up"的正确姿势,以及工作细则。宁鸣身兼数职,日夜颠倒,遇见了无数奇葩的房客。
归去来 第15集
店员刁难萧清,只有一个叫春田的厨子对她挺好的,但是这种"好",却有些别有用心。春田给她安排了轻一点的工作。深夜时分萧清正准备下班回家,没想到春田竟然还在等着她,他拉着萧清的胳膊要让她吃自己特意做的夜宵。碍于情面,萧清坐了下来,春田又撺掇着萧清喝酒,还话里有话地说这店里不收黑工,是自己和老板求情才会留下她的,萧清过意不去,只好喝了一杯,春田突然说自己对她有好感,以后会一直照顾她。看萧清没有说话,春田便起身去里间换衣服,萧清趁机赶快逃走。半路突然接到春田的视频电话,只见他裸露上身,给萧清看他的纹身,萧清吓得慌忙挂断电话逃走。
归去来 第16集
春田钻进店里拿着铁棍出来了,成然吓得逃到萧清身后,萧清看不惯无礼耍狠的春田,她猛然发力踢倒春田保护了成然。摆脱春田后,成然送萧清回家,两人的关系不知不觉的拉近了很多。成然劝萧清不要再打黑工了,如果缺钱的话自己可以帮她。可萧清拒绝了,因为这是她的习惯,从小她遇到困难,父母都不会直接出来帮助她,而是在背后默默帮助她。到家后,成然想吻一吻萧清,却被她用包挡住,第n次撩妹失败。成然半夜回家,露卡竟然在门口等着他,成然想偷偷溜回家不被她发现,可仍旧没逃出她的"魔掌",接受了露卡的电话吻别。
归去来 第17集
在病床上醒来的莫妮卡告诉萧清,自己小时候父母离婚。后来妈妈认识了莫妮卡的继父,有了同母异父的弟弟,逐渐与莫妮卡的关系疏远了,妈妈让莫妮卡一个人到旧金山生活。这次多年不联系的母亲来找只是为了她的肾。但是莫妮卡却希望能有个完整的家。莫妮卡的妈妈因为歉疚离开了旧金山。从医院照顾完莫妮卡后,萧清因没有好好休息而上课打盹,突然被教授点名起来回答问题,但萧清什么也回答不上来,教授批评了她。同在课堂上的书澈对萧清抱之鄙夷眼神。
归去来 第18集
宁鸣在日昌旅馆继续自己的晚班,遇到了"叫早"的困难,赖在房间里的客人总也不出来,宁鸣只好不断敲门,最后房间里"砰"开出一枪。宁鸣彻底吓傻。这一次宁鸣觉得是老天在警告他,任黎老板再加多少钱,他都不干了。宁鸣去缪盈学校告别,又是躲在远处目送,又是和以前一样默默跟随,这一段无能为力的感情不知该走向何方。书澈与风投公司签署合同,很轻易地获得了公司的"第一桶金"。缪盈私下给父亲打电话,问此事是否与他有关。成伟告诉缪盈有些事情一定会发生。缪盈明白这是变相贿赂。缪盈和成伟两人对话被隔墙的宁鸣听到,他十分震惊,也对缪盈的处境有了深入的洞悉,联想到之前的悔婚,他对缪盈产生了担忧。
归去来 第19集
萧清来到酒会碰见书澈,书澈以为是缪盈邀请萧清的,也就没在意。负责酒会的安妮知道萧清是调酒师,于是让萧清来到吧台准备。萧清在知道是书澈的酒会后就打电话回酒吧,请老板换人来替换她的工作,老板解释客人的附加条件就是点名要萧清来接单。萧清硬着头皮开始做准备工作,缪盈来到酒会,看见萧清时以为是书澈邀请萧清的。萧清解释她今天是来工作的,她在一间酒吧打工,接到订单让她过来调酒。缪盈想知道是谁让萧清过来的,萧清表示她也不知道。缪盈问书澈萧清是什么情况,以为是书澈邀请萧清。书澈奇怪萧清有一份校内工,为何在校外打黑工,同时提起酒水的事是缪盈负责的。
归去来 第20集
萧清来田园科技上班,书澈热情的为她介绍同事和交待一些工作上的事,萧清感到很满意。另一边,宁鸣也有了新工作,他在唐人街的一家中餐馆做事,平时上菜收碗十分的辛苦,晚上就打地铺睡在饭馆里。露卡真认了萧清这个老师了,竟然跑来图书馆找她,她说自己是真的想改过自新。看着她期盼的眼神,萧清也不忍心拒绝,其实她也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就是娇纵蠢萌了一些。露卡要萧清帮她指点人生方向,她说自己只会买买买,萧清建议她去做职业买手,但是职业买手也不好做,至少要去相关的学校系统学习一下知识才行,露卡突然间有了目标,整个人都振奋了。
归去来 第21集
缪盈和书澈逛街,她在服装店巧遇刘彩琪,思绪飘回三年前,刘彩琪是父亲的特别助理。两年前,缪盈去送一份档案,却撞见刘彩琪和书望见面。缪盈称没有合适的衣服,和书澈准备离开,却遇见鲁尼和刘彩琪。缪盈向鲁尼介绍书澈是她男朋友,刘彩琪称书这个姓氏很特殊,而她还认识一位姓书的人。缪盈闻言拉着书澈离开,称他们的电影马上就要开始了。缪盈拉着书澈急急地离开,书澈心里很多疑问,他们的电影还有足够的时间,也奇怪缪盈之前怎么没给他介绍这个鲁尼,又是做什么的,缪盈有些慌乱,谎称不知道。回到家后,缪盈想起当初听到父亲拜托鲁尼在他公司安插一个人的话,再想着当年看见刘彩琪和书望碰面,似乎明白了其中的联系。另一边,书澈想起今天问起缪盈时她的不安和慌张,于是上网查鲁尼的资料,发现鲁尼是美国CE公司的高管,而CE是美国最大的轨道交通设备制造公司,他回忆起之前问母亲是否见过成伟及公司投资的一幕幕。
归去来 第22集
书望对此一点也不惊讶,并且交代书澈把今天说的所有话从记忆中全部删除,然后回美国继续学业,开公司。书澈没想到父亲对之前所有的事情都知道,与成伟之间确实有着某种特殊关系,现在他不知道成伟若是继续这样变相地借他手向父亲行贿该怎么做。书望认为是在法律政策里的合法交易,合同里也是清清楚楚的,没有什么不可以。书澈愤怒指责父亲在犯法,之前让小陈叔叔替他顶罪逃过交通肇事罪,他就一天天开始害怕,害怕自己依赖父亲,把父亲的权力当成保护伞和通行证,更害怕父亲最后没有守住是因为他。书望明确表示他一直守住政府官员该守住的纪律,虽说这一次确实是为了书澈,但不是书澈推的,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心甘情愿。书澈哭着说自己不要,过什么样的人生也是他自己的事。
归去来 第23集
萧清劝书澈和缪盈谈谈,书澈回家发现缪盈已经走了,也带走了她的东西。缪盈拖着行李游荡在夜晚的街上,不知不觉又来到那个十字路口,宁鸣正在那里吹陶笛,宁鸣万没料到,和女神的邂逅,突然来到眼前。宁鸣问起缪盈为何拖着行李箱,缪盈被戳到痛点,失声痛哭,出于对缪盈知无不尽的了解,宁鸣猜到发生了什么,笨手笨脚解下围巾递给缪盈擦泪。宁鸣带缪盈去了一家甜品店,两人相对而坐,缪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如果我不是我,他不是他,我们会不会更幸福一些?"宁鸣却说只有他才有被你爱的幸福,如果他怀疑被你爱是不是一种幸福,那么他就不配你爱他。
归去来 第24集
萧清和成然制造缪盈和书澈相遇,给两人单独对话的空间,但两人间很冷淡,什么都没有说。第三扇幸运之门对宁鸣敞开:他在网上找到有人诚聘枪手代考高数。宁鸣接受雇主Rudy Chen面试,他打死也想不到,这个Rudy就是缪盈亲弟成然。宁鸣通过了学历审查和当场模拟考试。成然发现两人相貌竟然也有几分相似,两人谈好酬金,宁鸣接受聘任。成然找人用电脑将两人的脸合成出一个既像宁鸣,又像成然的头像,再用这个头像做出一张假ID,宁鸣就以成然身份,从容地去替考。心不在焉的缪盈在家烧开水,不小心煤气中毒。萧清和成然再次给书澈和缪盈制造和好的机会。听到缪盈出事的书澈,急忙和萧清赶到医院,结果发现缪盈已经清醒并能下床走动。缪盈主动向书澈道歉,而书澈一言不发。
归去来 第25集
由于之前宁鸣考试成绩优异,成然高兴地约他去吃饭,席间,成然提出长期合作,除了考试,还要代他上课,宁鸣虽良心不安,但考虑到诸多因素还是答应了。成然亲手打造了"另一个自己",并给宁鸣租了房子,定了规矩。流离失所的宁鸣终于有了归处。半年后,因代替成然上课的宁鸣成绩出色,艾瑞克教授约见宁鸣,希望他加入自己的项目团队,但顾忌到假成然的身份,宁鸣犹豫了。缪盈联系宁鸣,约他一起吃饭,想把成然介绍给他,结果两人穿得一模一样,缪盈察觉到两人气氛不对问两人是否认识,两人矢口否认。缪盈给他们介绍,两人默契装成初次见面,寒暄聊天,有惊无险。忽听远处一声召唤"Rudy",两人齐声答应,随即双双痴呆。宁鸣抬眼见叫Rudy的是他熟人,起身扑将过去,把熟人拦在十米之外,避免了一场穿帮之祸!两人的鬼鬼祟祟还是引起了缪盈怀疑。
归去来 第26集
该剧讲述了萧清,书澈,缪盈,宁鸣,成然和绿卡等人因为家庭,理想,爱情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成为藤校精英后,从象牙塔走向社会,一步步完成蜕变的故事。 书澈,萧清,缪盈,宁鸣,因为家庭,求知,追爱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成为了海外留学生中的藤校精英。书澈和缪盈本是情侣,没想到两人父亲有无法见光的利益往来,为求避嫌而强迫二人分道扬镳。萧清在几人中是个另类,她深为清廉的父亲自豪,并坚持只享受自身的劳动成果。面对身边所有人的质疑,以及母亲车祸带来的生活压力,毫不退缩。她的品格终于赢得了周围人的尊重,以及与书澈的爱情。
归去来 第27集
宁鸣守护缪盈怒揍书澈
归去来 第28集
成伟去书妈下榻的公寓,告诉他绝对不能让刘彩旗把孩子生下来。谈到书澈和缪盈,成伟觉得虽然分开了,但对两家来说是安全的,书澈妈感叹成伟真是成事之人。成伟回家找缪盈谈话,缪盈绝望而无奈,她告诉父亲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幸福,比起父亲的事业和家族利益,牺牲了也微不足道。这一切被扒门缝的成然听到。成伟和鲁尼见面,质问为什么对他隐瞒刘彩旗怀孕的状况,知不知道刘彩旗肚里的孩子关乎很多人的命运。随后两人谈公事,成伟给鲁尼施压,让他尽快敲定一揽子计划。成伟给越刘彩旗见面,摊牌,成伟想游说她把孩子打掉,而刘彩旗认为这是她和书望最后的纽带,拒绝引产。两人不欢而散,成伟暗下决心,要铲除祸患。
归去来 第29集
书澈还没离开公园,刘彩琪突然到了这里,她脸色苍白,裹着黑衣,质问车祸到底是成总做的还是书父做的?成总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这一切都是意外,突然刘彩琪拔出匕首刺向成总,她毕竟是女人力气小,匕首被成总和保镖夺下,很快他们便控制了刘彩琪,成总命人把刘彩琪带回去好好看管,找私人医生来查查她的脑子。成总自己也受了刀伤,他让书澈陪他去医院。
归去来 第30集
书妈无奈说,她和书望不再逼他了。书澈质问,就算能原谅书望出轨,能原谅制造意外强行让刘彩旗流产的事实。书澈实在无法接受,母亲也和父亲一样,同流合污地接受这些肮脏和阴谋。他要过一个干净的人生,保有清澈的自我。书澈回到住处,回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感到无比绝望,他痛苦的在黑板上写下"田园将芜"四个大字。鲁尼告诉成伟,他们的计划被董事会否决了,言外之意他自己也在出局边缘。鲁尼和刘彩旗在她的公寓喝酒,鲁尼表示他要继续争取项目,让成伟多给他时间。刘彩旗告诉鲁尼,两人处境相似,并暗示他们联手。
归去来 第31集
书澈的毕业典礼,大家都来了。日理万机的书望,特地从燕州飞赴美国,与书妈目睹儿子的毕业;萧清和成然站在观众席,见证这光彩的时刻;只有缪盈,选择躲在树后,默默注视着书澈的一举一动。 书澈一家三口,终于坐在一起吃一顿饭,恭喜毕业礼成。眼看家庭关系缓和,书望想让儿子回国发展,但是书澈另有打算,他想远离这个家庭选择独立。书望怒了,觉得书澈做决定没有和他商量,怒斥他所谓的独立精神,还不是建立在他庇护下的恩泽。一顿饭又不欢而散。书澈边哭边开车离开,去找萧清,他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惭愧自己来美国七年没有打过一天工,他要抛开一切,向萧清学习,开始自食其力的生活了。这一晚,萧清对书澈有了新的认识。
归去来 第32集
书澈和缪盈在咖啡馆偶遇,缪盈想和书澈说话,于是两人坐在一桌。得知书澈要自己打工赚钱,缪盈拿出了自己的卡想帮他度过难关,书澈拒绝了她。缪盈问书澈,是不是只要和她有一丝一毫的联系,都不想要?书澈头也不回地走了。同样是受人与渔,萧清接了一个旅游社的活,旅游社想找萧清做导游,她马上想到了要打工的书澈。书澈走马上任,开始伺候来自国内的名校考察旅游团。这是他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自然并不容易。这些国内新晋的土豪,大出洋相的同时也大散德行:富二代刁难书澈,让其给自己买垃圾食品;中国父母询问如何花钱让自己的孩子上斯坦德;晚上三位男士想让书澈带其去看脱衣舞,等等。
归去来 第33集
缪盈给萧清打电话,约她见面。电话结束,缪盈不知不觉地把车开到了书澈家的街区。停留在书澈家门外,缪盈见到了萧清的自行车,这似乎成了他们最近频繁在一起的铁证。缪盈决定等他们回来,亲眼看一看两人的关系。最终,缪盈远远望见的是书澈在萧清额头上上轻轻一吻,缪盈心碎无声。成然和宁鸣在酒吧喝酒,庆祝枪手替考成功,成然和宁鸣畅谈人生,让后者意识到他这样待在美国究竟为了什么。宁鸣不禁自问,我到底想去哪儿,想干什么?最终,宁鸣默默走向了缪盈的公寓楼下。不巧,他正好撞见泪流满面的缪盈坐在车里。
归去来 第34集
缪盈姐弟俩谈论萧清和书澈的近况。成然觉得两人最近经常在一起,缪盈则认为自己没有权利要求书澈一直为自己悲伤下去,也没有理由阻止萧清去爱一个人,但她听到萧清和书澈最近一起去了洛杉矶游玩,心里很不是滋味,却也无计可施。缪盈对成然讲到从宁鸣那里学到的爱情观:一切深爱,其实都是自我完成。成然被姐姐的这一番言论震撼到了。萧清和书澈愉快同游洛杉矶,两人一同去了几个洛杉矶比较有名的景点,两人游玩得都很开心。晚上,两人下榻宾馆,进入各自房间的前一刻,互道晚安,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一墙之隔,两人都在想着与彼此之间的回忆,尤其是萧清。她想到回去的种种,猛然冲出房间,但在敲书澈房门的那一刻,她犹豫了,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夜无眠。书澈在房中似乎感知到了外面的情况,见萧清没有敲门,他有些失落。两人爱在心口难开。
归去来 第35集
成然明白了宁鸣对缪盈的感情,扼腕感动之余,扶着宁鸣肩膀说:你不仅是我的好替身,还是我姐的好备胎。并继续怂恿宁鸣帮助自己完成学业。一次,成然出现在学校,正巧艾瑞克教授要找Rudy Chen,结果导致宁鸣假学生身份暴露。成然在成伟和鲁尼的努力下仍要面临惩罚,开除学籍。成然"畏罪潜逃"。宁鸣因持旅游签证入境以及学术欺诈的行为,被要求立刻离境。缪盈这才知道宁鸣和弟弟的荒唐交易,才知道宁鸣所谓的留学都是骗她的,来见她才是主要的。缪盈去见宁鸣,两人拥抱道别。
归去来 第36集
宁鸣手术后醒来,睁开眼看见在一旁的缪盈,视线从模糊变得清晰,他有点不敢相信,甚至以为自己到了天堂。缪盈心疼得抱着宁鸣的头,宁鸣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缪盈于是牵起了宁鸣的手,宁鸣感受到缪盈是真实的存在,特别开心。缪盈忍不住凑上前主动亲了宁鸣,这一刻,宁鸣觉得自己的春天来了。成然走上了逃亡之路,在之前玩得好的哥们的帮忙下开着车去了很远的地方。弗兰克接到鲁尼的电话,鲁尼想要与成伟见面,再三强调要由他定见面的地址,杜绝被窃听。成伟让弗兰克约鲁尼去他的公寓,并且交代弗兰克检查公寓的监控设备,要一秒不差地录下他们见面的经过。
归去来 第37集
缪盈打算和露卡去找成然,宁鸣不太放心,可无奈自己伤还没好。此时的两人已经基本确定关系了,宁鸣来美国九死一生,终于报得美人归,而缪盈也放下了与书澈的感情,投入了新的恋情里。缪盈和露卡正准备出发,萧清突然来了,她从露卡那得到了这个消息,因此特意来帮忙,想和她们一起去,可缪盈却冷淡的拒绝了。书澈也跟着萧清来了,他自愿陪着露卡和缪盈,毕竟那么远的路,两个女生结伴的确让人不太放心。缪盈以车内空间太小为由,拒绝了萧清的陪伴,最后只有书澈陪着她们俩一起上路。
归去来 第38集
萧清深夜回家,总感觉被什么人跟踪了一样,她吓得加快速度回到了家里。原来"跟踪"她的是书澈,他骑着车跟在萧清身后,护送着她回家。第二天,成然果然被汤普逊的人约谈调查,他们事无巨细,大到生活小到考试都问得一清二楚。成然心无城府,又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把成总违规送他进弗朗西斯科大学的事说了出来。成然在事务所看到了萧清,但是他忍住了没和她打招呼,这无形中帮了萧清。第二天,他找到萧清,想问清楚这些事,萧清把大致情况告诉他了,叮嘱他一定要实话实说,不要隐瞒。成然突然问萧清是不是真喜欢书澈?萧清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但是她又决绝地告诉成然,自己和书澈是绝对不可能的。
归去来 第39集
刘彩琪劝鲁尼不要生气,就算失业了也不要紧,突然联邦调查局的人来敲门,直接出示了鲁尼的逮捕令和搜查令,理由是他涉及泄露商业机密和海外腐败,鲁尼被带走了,刘彩琪惊慌失措,一时没了主意,直觉告诉她这件事肯定不简单,而且肯定与成总有关。MTA事务所成功完成了这次的任务,汤普逊带着一帮员工庆祝,萧清也安心了不少,案子结束了,她也不用再为缪盈,成然,书澈担心了。一切回归平静后,萧清开始正视自己对书澈的感情,现在换她来跟踪书澈了。她告诉书澈,案子已经结束了,他们不用再担心了。书澈并不在意案子,他在意的是为什么萧清宁愿违反事务所的纪律也要将案子的事告诉他让他安心,其实归根结底不过是一个"爱"字,萧清喜欢他,所以心甘情愿这样做。面对书澈的发问,萧清也不再回避,她再次承认了自己对他的感情,书澈一把将萧清拉进怀里,告诉她早在她拉着自己去考试,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时,他就爱上她了。萧清泪目,尽管她与书澈两情相悦,他们俩都不可能在一起,因为她不想失去和缪盈,成然以及任何一个人的友谊。
归去来 第40集
萧清的父亲是在燕州反贪局上班,这天单位里的李局长连夜通知他来局里办公,看来是又有大案子了。原来刘彩琪写的那封检举信直接寄到了燕州反贪局,里面涉及的书市长,成总等人都是燕州举足轻重的人物,因此要谨慎对待,局长把检举信和相关资料拿给了萧父,让他先看看,理清侦查思路。信中检举了书市长和成总互相勾结,贪污受贿,非法操控地铁竞标等罪行,兹事重大,连萧父一时也不知如何处理。刘彩琪被确诊了抑郁症,需要用药物控制,鲁尼被逮捕后,每天只有她一人在空荡荡的家里,她又孤独又害怕,这天早晨,她醒来后竟然发现客厅乱得一团糟,像是被洗劫了一般,难道说昨晚有人进了她的家?刘彩琪吓得立刻寻求警察的帮助,警察们检查后发现并没有外人入侵的痕迹,并且根据各项证据推测,他们怀疑是刘彩琪自己造成的一切,然后又忘记了。刘彩琪不敢相信这个事实,难道自己成精神病了?艾瑞克教授久等宁鸣不至,便打了个电话给缪盈询问宁鸣的消息,缪盈把宁鸣家的事告诉了他,教授也觉得很遗憾,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归去来 第41集
该剧讲述了萧清,书澈,缪盈,宁鸣,成然和绿卡等人因为家庭,理想,爱情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成为藤校精英后,从象牙塔走向社会,一步步完成蜕变的故事。 书澈,萧清,缪盈,宁鸣,因为家庭,求知,追爱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成为了海外留学生中的藤校精英。书澈和缪盈本是情侣,没想到两人父亲有无法见光的利益往来,为求避嫌而强迫二人分道扬镳。萧清在几人中是个另类,她深为清廉的父亲自豪,并坚持只享受自身的劳动成果。面对身边所有人的质疑,以及母亲车祸带来的生活压力,毫不退缩。她的品格终于赢得了周围人的尊重,以及与书澈的爱情。
归去来 第42集
何晏让萧清跟书澈断绝关系
归去来 第43集
暂无简介
归去来 第44集
暂无简介
评论加载中...